與世界學術潮流之趨勢

本「心智科學原理與應用」國際博士學位學程除了結合心理學系在基礎與應用方面的師資之外,更重要的,是在現今大環境的有限資源競爭,少子與高齡化交相侵蝕發展國家的根基,高教在廣設大學的薄弱基礎下,逆勢而推出的博士班學程。為何在如此危殆的局勢下,仍然要推出此一學程呢?

第一,從眾多先進國家(如日韓新港,英歐美澳) 等國的經濟發展情形皆可知,在世界各國普遍面臨成長停滯,失業率高漲,機器取代人力等趨勢下,各國皆是逆向的大量投資基礎與前沿學科,而心智腦科學的研究更是重中之重。原因不外乎如下:在停滯中求突破,圖破,唯有藉由優質人力資源,並結合優良的產學環境,加上理想的研發條件,讓這些相關研究的產學效益,在魚水相幫的情形下,從點而線而面才有突破的可能 。雖然以上的作法並不能作為成功的保証,但不如此做而一成不變的話,未來的前景絕對悲觀。一些理想的個案典範,如MIT vs. Harvard 對於波士頓區(進而美東)的生技,軟體,與醫療產業等的貢獻;Stanford vs. Berkeley 位於加州矽谷,提供了新創企業的搖藍等。即使是天然資源稀少,外敵環伺的以色列,尚且充份發揮優質的人力資源逆勢而上,讓全球無法忽略。在這些著名案例中,共同特色是大學端的人力資源能夠源源不絕的提供,讓國家不致陷於人云亦云且短多長空的競爭窠臼下,結合各領域專業師資以及大環境的輔育配合,讓教授團隊與新創企業相結合,共同針對未來世界的潮流,作出及早因應及開創新局的可能。

在此背景下,現今先進研究的潮流,一在於結合神經科學日新月益的進展,針對科技昌明,醫療先進下的高龄化,一方面提出優雅老化的,科學研究為基的,建議與生活指南 ,二方面針對日益嚴重的高龄疾病,如失智或阿茲海默症等,的治療或延緩策略。這些都與成大目前的重點研究方向,如醫材生技,高龄照護,基因或科技協助的醫療或高龄產品等。

此外,在強調扶持青創的方針下,成大的設計學院與工學院亦早已結合,進行相關的設計與實作的工作坊與青創平台(如位於三創中心的 C-Hub 創意基地 ),此外,在強調互動科技結合網路載具(如電玩或網路平台等)鋪天蓋地的影響下,軟體(如寶可夢)受歡迎與成長的速度可以用光速形容亦不為過。這些新創科技固然需要如電資學院的程式設計知能,但結合設計的人因(human factors)思維亦扮演愈形重要的角色(如比較 Apple iPhone vs. HTC One 等),而在設計背後的個體的認知,知覺,注意等限制,加上電玩成癮,宅經濟,與最新流行的網路集資等,在在顯示了多元社會與生活面貎後面的基本心智歷程之重要性----對於這些基礎歷程的持續研究與創新想法,非但是提供新創平台的一重要活水,本學程亦扮演一重要的中介歷程的角色,讓頂尖的量化學門,如物理、數學、經濟學、計算機科學等前沿學科,得以與較為抽象的文化活動,如文學、歷史,語言,甚至藝術(如繪畫、音樂,甚至彫塑,抽象裝飾等),政治、教育等高階活動有互相對談的空間-----藉由心智科學的結合與整合。

以上的活動,指的便是自從20世紀末以來,方興未艾的心智神經科學,與伴隨產生的神經相關科學(包括文學,語言,法律,政治,經濟,一直到哲學與意識等相關的討論),皆是在此一伴隨大型研究機器(如 MRI, MEG,EEG, Eyetracker, TMS, tDCS) 等等的新穎研究工具,與其伴隨而來的方法學更新與演進,所創造出來的新興研究學門。一方面該領域的影響力已經進展到2012 Nature 的 fMRI2.0, 強調更為貼近實用的議題與多元造影方式與分析策略的進一步深化。成大亦從2013年MRI 中心啟用以來,一直強調跨領域的合作與中南台灣的共同進步,亦結合校內相關領域的師資,爭取到不少相關計畫。未來亦會持續的在科技部等的支持下,繼續同步於全世界在心智神經科學這塊的進展。

此外,在目前強調產學合作的大環境下,一向是產學合作續效居大學之龍頭的成大,亦會在此學程中,增加諸多可能與不同院所間合作的可能議題。雖說在目前階段,或早的強調應用取向,除了需要讓已有多年經驗的相關系所來共同蘊釀議題,但諸多的可能議題,如結合腦機界面在正常人或失眠患者的治療改進上,或是結合臉孔自動辨識與CCTV影像於不同的場域(如機場,警務系統等),利用各樣的設計來方便高龄者的生活與居家便利等,與結合視障(如弱勢或因為過早接觸電子產品所導致的視網膜病變等)功能檢測或矯治等,只是諸多可能應用面向的一小部分。走筆至此,必須也要為此處的可能限制著墨一二:一來是由於基礎研究與產品應用的諸多衝突面向(補助與公開之間,專利與發表之間,還有許多其他的限制),都可能讓應用的面向產生不明的前景,需要諸多條件的配合,但藉由博士學程的設立,來跨出跨領域交流與整合的第一步,則是本計畫的初衷。